页面

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致巴西马的阿里哥的公开信

Reactions: 
谢谢你,我们巴西马的阿里哥。

早上起来,在网上看到了我们尊敬的巴西马的阿里哥发表的一篇反对开放市场的伟论。当场一阵寒风吹来,内心有了一股莫名的冰冷,独立了53年的马来西亚,竟还成功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国会议员。阿里哥的大见解,实在是国家之光!

首相推行的一个马来西亚,就被他一个人所破解了,推行了1年的这个计划,果真只是一个口号,到头来还是以种族主义来瓜分国家经济。

一个国家需要富强,都要经过竞争与淘汰的洗礼才可成长与成功。可是,看来我们尊敬的阿里哥发明了新的一套经济理论,只要保护国内市场、保留固打制,全民什么都不作,就可以富强与进步?真不知阿里哥有否上过中学所教授的经济课(还是他比较喜欢在老师教课时发愣?)。国大的经济系颇有盛名,不知您是否愿意到来深造呢?

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共产国家中国都走向开放,采用市场经济来发展国家。开放市场是制造国家财富最有效的其中一个方法,保护国内市场经济,犹如闭门造车。就算你拿了甘榜冠军又如何?你能与世界的洪流竞争吗?

开放市场经济不能简单的被诠释为孤立弱势族群,扶助资本家。国家贫富悬殊的问题不是开放经济的错,各族群在开放经济所累积的财富不管你累计了多少,您都必须缴交税收,让政府管理税收。您赚得更多,相对的您也必须缴交更多税收。

要解决贫富悬殊,主要看政府的政策,政府必须拥有良好的机制来分配国家的财富于不幸和弱势的群体,只要他是马来西亚公民,政府都应该给与照顾。如果贫富悬殊严重了,只能说明政府的分配机制出现了漏洞,总不能因为漏洞而必须把所有人限制在一个框框之中。成功,是因为您比别人走的更快,而不是限制别人的步伐让您慢慢超越。

普通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都明白、了解,只有公开竞争,开放市场才是现代经济的皇道,只有商业才是国家税收的主要收入,如果政策上要求不同种族的商人面对不同的待遇的话,那我国不将变成当年的南非么?

我们都是马来西亚公民,土生土长!我们理应、也必须得到宪法精神上公平的对待!开放市场,才可让人民发挥自己的能力,为自己的将来奋斗!不要把自己的失败归咎在别人的成功啊!我们应该向成功者学习、要以谦卑的心态向他们讨教,努力奋斗、成功才会越来越近。

针对教育上的课题,不管国小、淡小还是华小,只要是为马来西亚栽培人才的教育体系,我们都应该给与尊敬和聆听他们的看法。我们绝对认同强化国小,与此同时也发展多元流的教育体系,体现出我国的特有文化。不管国小、淡小还是华小或者葡萄牙语学校、西班牙语学校、日语学校、德语学校,只要是马来西亚人想要选择的学校,又是为国家栽培未来的接班人的平台,我们不是都应该全力支持吗?

不要用特别的眼光看待母语教育,它只是一种媒介语,而且是联合国官方语言之一的语言,承认它,学习它,应该没有错吧?要求承认独中文凭纯属教育上的考量,不是什么种族考量。当您承认世界排名二百名以外的大学文凭,为何承认清华、北京大学之类的名校文凭却是一个敏感问题呢?执政党里的华基政党独立至今53年了,有哪一年是不需要出来澄清甚至维护说多元文化教育及华小是国家的特色?我们的社会有进步吗?不管用什么语言,我们的精神都是团结一致,异中求同,效忠我们的元首。用不同的语言爱同一个马来西亚,这不就是我们的特色吗?

可能阿里哥有一个超越凡人的思想,马来西亚有这样的人才,才可显示出我们成功者的勤奋。希望国家可以更开放、开明,让人民可以在一个相较之下比较公平的平台上去进步与竞赛。因为只有这样,国家才会富强进步。

既然这位尊敬的国会议员认为经济的开放和母语教育的诉求是一个敏感的课题,我们也尊敬他的看法。在此我们建议他在来届的大选在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席上阵竞选(不管代表哪个阵线),毕竟这个选区是我国最多英语教育的选民(可以中立辨别母语教育诉求是否过分、也不会偏袒淡小、国小),也是比例上受高等教育比较高的选区(可以辨别出市场经济和关闭经济的差异),而原任国会议员潘检伟也是经济专才,可以互比政见,还政于民!让选民定夺您的高见!

联署:
胡伟豪(国大学生代表理事会 第一副主席)
黄振豪(国大学生代表理事会文化及艺术委员会主席)


载自当今大马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264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